卫星直播:【深度】探访东方龙 原来欧洲俱乐部是这样搞的!


古老的东方有一条龙,它的名字叫中国。

遥远的欧罗巴有一个东方龙,它的主人属中国。

来到葡萄牙采访正在东方龙俱乐部接受培训的20名中国学生军,记者原本以为“东方龙足球俱乐部”的模式应该与此前中国公司或企业收购欧洲足球俱乐部差不多。但是,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了解到,东方龙俱乐部其实是由中国人在葡萄牙成立的一家完全由中国人自己掌握绝对话语权的足球俱乐部。可以说是中国足球真正在欧洲足坛版图上自己建立起来的唯一一个名符其实的足球俱乐部。

这支由中国人成立的足球俱乐部聘请当地多名著名律师、组成强大的律师团队,与葡萄牙足协展开全方位的战斗,最终获得了葡萄牙足协的资格认可,参加了2021-22赛季新成立的“葡乙联赛(LIGA 3)”。球队一线队中有至少三名中国球员进入首发阵容,U19青年队也可以有七八名中国球员同时首发出场参加正式联赛,这是许多“中资球队”无法做到的事。东方龙俱乐部的存在,为中国人、中国足球在葡萄牙打开了一扇窗,为中国足球在欧洲建立起属于自己的真正平台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当记者深入到欧洲足球的真正核心,也就想通了为什么国内职业足球俱乐部目前陷入“股改”僵局中,为什么在中国难以出现百年俱乐部。可以说,中国足球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

东方龙俱乐部球员在听教练战术指导。.jpg

(东方龙俱乐部球员在听教练战术指导。)

①中资公司忽悠成中资俱乐部

在葡萄牙期间,记者注意到了这样一则消息:11月4日,日本J2俱乐部横滨FC的母公司“ONODERA GROUP(小野寺集团)”收购了葡萄牙甲级联赛俱乐部奥利维伦斯(Uniao Desportiva Oliveirense)体育公司(S.A.D)超过半数的股份,成为控股公司。这使得小野寺集团成为第一家拥有日本俱乐部公司和欧洲俱乐部公司的集团公司企业。值得注意的是,日本媒体在报道这则消息时,均突出的是该公司获得的是“经营权”,而不是像此前中国企业收购欧洲足球俱乐部时强调的所谓“中资俱乐部”。

日本媒体报道日企收购葡萄牙俱乐部经营权的报道截屏.png

(日本媒体报道日企收购葡萄牙俱乐部经营权的报道截屏)

同样是收购欧洲俱乐部公司的股份,日本媒体报道时更多强调的是“经营权”,而不是“所有权”。但国内媒体在前几年报道类似的消息时,一直反复强调“所有权”,因而才冒出来了一个所谓的“中资俱乐部”概念,这其实就是“资本讲故事”的结果,是“炒作”的需要。实际上,不管中国资本收购国外的多少家俱乐部公司,也不管是收购了多少股份,这些俱乐部永远只可能是国外的俱乐部,根本没可能变成中国的俱乐部,最多也就是一个“中资公司”而已。

而且,俱乐部本身具有非常强的地域属性,单纯字面的意思就是人们聚集在一起进行娱乐活动的组织团体或其所在场所,是具有某种相同兴趣的人进行社会交际、文化娱乐等活动的团体及场所,一般都是同一个社区、教区等范围内,有着相同爱好的人士共同发起成立的,以交纳会费的形式而存在。“足球俱乐部”顾名思义就是因为都对足球有兴趣而走到了一起。

②俱乐部与公司审批机构不同

葡萄牙在行政区划分方面,按照“区→市镇→堂区”进行划分。所谓“堂区”,主要就是以教堂为中心进行区域划分。据不完全统计,葡萄牙的“堂区”超过3000个。而且,葡萄牙就是以“堂区”为区域,几乎每一个“堂区”就有一家足球俱乐部。所以,葡萄牙面积只有92225平方公里、人口仅有1030万,但在葡萄牙足协注册的俱乐部却超过2600家,也就很容易理解了。

葡萄牙目前有七级联赛,除葡超(18队)、葡甲(18队)、葡乙(24队)、全国锦标赛(56队)四级联赛属于全国性比赛外,20个“区”(相当于中国的省市自治区)都有各自的区内联赛,而且每个区的联赛也分为一、二、三、四级,只不过名称各不相同。各个区内最高级别的联赛就相当于葡萄牙的第五级别联赛,依次类推,相互间都有升降级关系。

回到东方龙足球俱乐部本身,它是由依然持中国护照、在葡萄牙发展的中国足球人,已获葡萄牙长期居留权的中国足球人,或已加入葡萄牙国籍的中国足球人等一起发起、成立的,采用的是“会员制”形式。该俱乐部是2014年9月9日正式成立的,它在这一天向在葡萄牙政府司法部下属的“登记与公证机构(Instituto dos registos e do notariado,简写为IRN)”申请备案登记并正式被受理,司法部经过一系列的审核后,于2015年1月13日正式出具文件、在法律上认可了东方龙俱乐部。(注:该政府机构类似于中国的民政部门。)

葡萄牙司法部正式批准成立东方龙足球俱乐部的批文.jpg

(葡萄牙司法部正式批准成立东方龙足球俱乐部的批文)

俱乐部获得了政府的正式批文后,向驻地所在的地方足协报名注册,再由地方足协向最高的葡萄牙足协备案,取得参加葡萄牙足协所认可的各种正式比赛的资格,遵守葡萄牙足协所拟定的一系列要求与规定,当然更是在葡萄牙政府所规定的一系列法律框架内行事。

东方龙足球俱乐部从葡萄牙司法部下属的登记与公证机构获得的许可证.jpg

(东方龙足球俱乐部从葡萄牙司法部下属的登记与公证机构获得的许可证)

需要指出的是,迄今为止,东方龙足球俱乐部尚未成立公司,但俱乐部管理层正在积极筹备中。根据葡萄牙《体育法》规定,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参加葡超、葡甲两级职业联赛的俱乐部,就要求必须成立公司,称为“Sociedade Anonima Desportiva (简称S.A.D.)”,负责俱乐部的商务开发、一线队的商业运营,部分俱乐部还将U19青年队也纳入其中。对于第三级别及以下级别的俱乐部,则没有强行要求,可以成立公司、也可以不成立,由俱乐部直接负责。2020-2021赛季期间,为应对全球疫情的发展,葡萄牙足协对国内联赛的体系进行全面改革,决定在原来第三级别即“全国锦标赛”的基础上,从2021-22赛季开始创办新设立的葡乙联赛(LIGA 3),原来的“全国锦标赛”降格成为第四级别的联赛。同时,葡萄牙足协要求第三级别联赛参赛队也必须成立公司,与葡超、葡甲同样要求。只不过因为是初创阶段,允许各俱乐部有一个过渡期。

2021-22赛季的第三级别联赛也就是“葡乙联赛”为第一届,东方龙队第一次参赛,在当时的24支参赛队中,是唯一一支尚未成立公司的俱乐部,俱乐部直接负责组建队伍、参加联赛。所以,为什么目前东方龙足球俱乐部正在筹建公司,目的就是为了重返葡乙,甚至去冲击葡甲、葡超提前做好准备。

而且,东方龙足球俱乐部成立公司需要前往葡萄牙政府经济部下属的“商业登记协会”完成注册,与申请成立俱乐部的审批部门不是一个部门,有点类似于中国的工商管理部门。

③国内尚未了解欧洲足球精髓

坦率地说,如果不是因为有东方龙足球俱乐部这样一个活生生的例子,让记者得以更加全面而深入地了解欧洲足球、职业足球、足球俱乐部、足球俱乐部公司的发展与演变过程,真正去理解欧洲职业足球的精髓,记者或许也无法更清楚地看到中国足球职业化发展到现阶段所遭遇的瓶颈。

“后金元时代”的中国足球特别是职业足球的发展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各职业足球俱乐部公司缺少“造血”功能,仅靠公司背后的母公司或企业输血。当背后的母公司或企业遭遇经济危机的时候,俱乐部公司也就失去了继续发展下去的资金,于是,“欠薪”现象无处不在。尽管中国足协也一直在想办法解决,更高部门也提出了“股改方案”,但最终落实的情况依然不理想。这其中,核心问题恐怕就在于我们的职业足球发展从一开始似乎就走错了方向。

中国足球俱乐部很少有像欧洲俱乐部那样是向民政部门注册,而是直接向工商部门注册,成为了一个独立的“公司”。当然,名义上还称之为“俱乐部”。但是,这就使得国内俱乐部缺少了像欧洲足球俱乐部那样的地域属性。尽管国内俱乐部依然号称是代表某地,但相比还是缺乏归属感与认同感。这也就是日本足球在1991年开始职业化改革、推行俱乐部时最强调的“主城”概念,就是要减少企业属性、增强地域属性,加强与当地人民之间的联系。

这也是为什么前些年中国“职业俱乐部”可以随意搬迁的原因。因为但凡俱乐部的母公司通过地方政府在某地获得一个项目,俱乐部就随即跟随过去,最典型的就是“人和足球队”,从最初的上海搬迁到西安、再到贵阳、再到北京,最终不复存在。但这在欧洲是根本就不可能出现的情况,因为欧洲的足球是以俱乐部形式存在,倒闭或破产的只能是公司。于是,欧洲足坛存在着那么多的百年俱乐部,哪怕是在各自国家或地区仅仅属于低级别的小俱乐部,也依然存活得不错。而且,俱乐部的公司倒闭之后,可以获得俱乐部的批准、重新成立新的公司,重新从最低级别联赛打起。

如今的中超或中甲俱乐部,因为是直接向当地工商部门注册,属于一个当地的企业,缺乏足球俱乐部所应有的地域概念。俱乐部公司因经营不善、特别是负债累累的情况下,希望地方政府能够出面挽救这些俱乐部。可问题在于:无论是国企还是私企,当下挣钱都不容易,即便是政府出面,恐怕谁也不愿意去接俱乐部的那一堆债务。这些国企或私企可以为当地的发展、当地的老百姓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可是,由于国内足球俱乐部缺少欧洲俱乐部的那种地域性,这些国企或私企也就没有义务再去分担足球俱乐部发展的任务,因而对接手足球俱乐部公司兴趣不大。所以,国内俱乐部“股改”已经持续了相当长时间,但更多地则是进展不顺,根源也就在于此。

④当地政府对俱乐部支持不少

在整个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这样一个情况,即作为一个成立的俱乐部,只要确实是为发展当地的足球而努力,当地政府部门还是会予以支持,尽管这种支持未必是资金方面的支持。以东方龙足球俱乐部为例,在俱乐部成立后,着眼于长远发展,就需要有自己的基地。所以,东方龙俱乐部正式提出要建自己的基地之后,所在的地方市政府还是相当支持的。

东方龙俱乐部建造基地草图已获政府批准.jpg

(东方龙俱乐部建造基地草图已获政府批准)

东方龙俱乐部建造基地的用地已经获政府批准.jpg

(东方龙俱乐部建造基地的用地已经获政府批准)

首先市政府会将管辖范围内的体育用地列出来,交由东方龙俱乐部挑选。其次,与相关的土地管理部门进行协商,完成相关的审批、交易手续。当然,由于葡萄牙方面办事效率不高,所以,最终的土地转让手续差不多花了三年左右的时间。随后,东方龙俱乐部组织专人进行规划与设计,接着还需要类似国内的规划管理部门进行审批。审批通过后,围绕着基地建设的施工、水、电、排污等相关工作,也需要政府其他相关部门进行审核。这也需要耗费相当长的时间。在所有一系列手续全部都完成后,政府还要颁发施工许可证,只有拿到后,基地建设的工作才能全面展开。

东方龙足球俱乐部主席陈祺(左)与帕尔梅拉市政府官员讨论基地建设事宜。.jpg

(东方龙足球俱乐部主席陈祺(左)与帕尔梅拉市政府官员讨论基地建设事宜。)

需要指出的是,葡萄牙的行事方式与国内的行事方式有很大不同。譬如,同样是建一个基地,政府部门会征求基地周围住户的意见,只有住户全部都同意了,政府才会准予。一旦只要有一家不同意,整个工作就必须全面暂停,直至这一家住户也点头同意。所以,基地建造的进度相对较慢的原因也在于此。基地一旦建成后,球场只要符合标准,就可以承办联赛中的主场比赛。

除了类似这方面的支持外,政府会准许俱乐部开设一个小咖啡馆,或者是小超市、小加油站,收入全部用于俱乐部的日常支出,以让俱乐部维持自己的生存。

如今,东方龙俱乐部除了一线队与U19青年队之外,梯队建设方面还在本赛季设立了U15、U11、U9等三支梯队。如果按照国内的思维方式,由于只有一线队和U19青年队才能够注册中国球员,因此,下面的几支梯队根本就没有必要花钱去设立。但是,东方龙俱乐部之所以能够在葡萄牙立足,原因就是需要承担注册地所在的青少年球员的发展、培养孩子踢球兴趣的义务和责任。如果不设立这样的队伍,东方龙也就不可能获得葡萄牙足协的认可,拿不到青训认证资格证,无法参加葡萄牙足协组织的全国性的联赛(前四级联赛),进而中国小球员前往加盟的话,也就不可能有更高水平的平台经受锻炼。

在现有的基础上,俱乐部准备成立“S.A.D.”(公司),向经济部下属的“商业登记协会”完成登机注册,目的是希望能够引进更多的资金,让俱乐部的一线队能够有更大发展,包括可以通过支付更高的薪资来引进更高水准的职业球员,从而让球队尽快升入更高级别的联赛。未来如果有更多、更高水平的中国年轻球员加盟,也就可以进入到更高的平台中去发展。

⑤公司与俱乐部矛盾从未停止

俱乐部成立公司,一方面是葡萄牙的法律所要求的,参加前三级联赛的俱乐部必须成立“S.D.A.”(公司),它最主要是从事俱乐部一线队的建设与经营活动。需要指出的是,部分葡萄牙俱乐部公司则愿意把俱乐部U19青年队也纳入其中,而U17以下的梯队,则一般隶属于俱乐部,并不属于“S.D.A.”。同样是一个足球俱乐部,俱乐部的管理层与俱乐部公司的管理层如果合作得顺畅,整个球队的发展也将相当顺利;但如果相互之间矛盾重重,则俱乐部公司将寸步难行。

在“金元时代”盛极一时期间,葡萄牙与中国有关的俱乐部最多时接近15家,其操作的方式都是:中国国内的公司、企业或个人出资,购买葡萄牙当地俱乐部公司也就是“S.D.A.”中的部分股份,成为合伙人、出资方。作为交换条件,将中国年轻球员放到俱乐部的U19青年队或一线队中,然后安排其中的一些球员出场。但是,一支球队最多也就只能有一到两名中国球员同时出场。一方面是受非欧盟球员的限制,另一方面也是更主要的,即由俱乐部的属性所决定的。由于每个地区都有自己的俱乐部,不管是俱乐部会员抑或是球迷,显然无法接受水平相对不高的多名中国球员同时在场上。如果俱乐部公司强行安排多名中国球员同时登场,俱乐部会员和球迷肯定会大闹。

这也就解释了像日本的公司控股了比利时超级联赛队伍圣特鲁登(Sint-Truidense V.V.)俱乐部公司之后,因比利时对非欧盟球员的限制不像其他欧盟国家,同时注册了5名日本球员,但每场比赛中还是不敢将5名日本球员同时派遣出场,原因就是俱乐部的会员以及球迷会反对。而且,最近两三年来,围绕着如此多的日本球员加盟,场外的风波不少。

同样,尽管国内围绕着所谓的“中资俱乐部”炒作不少,但除了像西班牙人队引进武磊、瑞士草蜢队目前有李磊在效力之外,中国球员并没有遍及整个中资俱乐部,而这些俱乐部也无法引进更多的中国球员,很大程度上也是受制于此。

再举一个例子,在新赛季的葡萄牙甲级联赛中,去年已经保级的一家俱乐部有中资背景,按道理本赛季应可以继续参加葡甲联赛。但是,因为负责运营这家俱乐部公司的华人与俱乐部管理层之间的关系一直相处得很不融洽。所以,俱乐部管理层对俱乐部公司极不配合,甚至闹得不可开交。新赛季前,俱乐部未能获得青训许可证。结果,葡萄牙足协取消了该队的葡甲联赛参赛资格,俱乐部公司也由此宣告破产。但俱乐部目前正在组建新的公司,准备从下赛季开始从葡萄牙最低级别的联赛开始打起。至于俱乐部原有的U19青年队、U17青年队,则因为一直由俱乐部本身经营、而不是由俱乐部公司经营,所以不受任何影响,本赛季继续参加原属级别的联赛。

此番通过在葡萄牙东方龙足球俱乐部较长时间的采访,记者初步接触到了欧洲职业足球、职业足球俱乐部、职业足球俱乐部公司发展过程中的真正核心,渐渐捋清了相互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再对照当前中国职业足球的发展以及运营过程中遇到的诸多问题,特别是在“股改”方面遇到如此大的困境,记者便有着更深刻的体会与感受。中国足球的职业化再往下走,必须重新捋清“俱乐部”与“俱乐部公司”的概念。

更确切地说,中国足球要走职业化,首先是要成立俱乐部、实施“俱乐部化”。在这个基础上引进公司概念、实施“商业化”运作,进而迈向市场、逐步“市场化”,才能真正让中国足球、中国职业足球逐渐步入“产业化”轨道。这中间的步骤是无法省略的。

推荐文章
广告:
© 2022 卫星直播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