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星直播:梁熙明:为什么巴西拿不了世界杯?


巴西人又一次哭着离开了,当然可能睡一晚上,他们就又开始又唱又跳了。

距离上一次巴西人夺冠,已经过去20年了。2014是被德国人千古惨案打趴了,2018是对比利时不知怎么的就落后两个,很难追了,稀里糊涂挂了,这次,强攻强攻再强攻,终于打了个漂亮的,天才巨星也闪光了,剧本应该是完美的,可为什么还是被拖进点球耗死了?

1670667891.jpg

除了蒂特点球排序的疑问手,让小年轻罗德里戈打头炮明显不妥之外,你从距离终点3分钟被扳平,就预感巴西点球时紧张之外额外带着懊丧,通常不妙。

而且,这些年来巴西经历的这种残酷场面太少了,最近的一次还是2014世界杯。美洲杯最近一次是2019年1/4决赛胜巴拉圭,不过美洲杯锻炼价值有限,氛围与世界杯根本毫无可比性。梅西两次输掉的美洲杯,好歹都是决赛,而且梅西背负着沉重的非夺冠不可的包袱,不像巴西人压力没那么大。

正是因为长期处于轻松愉快中,一直体验不到那种巨大的要把人粉碎的压力,一到点球时刻,自然凶多吉少。

即使是巴西拥有当今世界第一门阿利松,也无济于事,阿利松40%的变态扑点率,在这种时候也消失了不起作用,压力之下也频频猜错。

但是你看巴西人这届的行为,似乎今天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上一场对韩国,半场砍瓜切菜,各种艺术,只管耍得开心,被扳一个满不在乎,比赛中又是跳舞,又是换门,对克罗地亚赛前罗纳尔多请全队吃千元金箔牛排,种种迹象,全是快乐,丝毫没有马上就要进入你死我活残酷大战的气氛。

这种精神状态,一旦对手发狠拼命,你当如何?

这是巴西足球永恒的矛盾——永远用“天赋”去玩败对手,如果说西班牙传控追求传进门,那么巴西就是把球玩进门。理查利松对塞尔维亚的侧勾,打韩国随心所欲的玩耍,就是这一类。

如果是单刀,我偏不常规一脚,就是要追求精巧的脚尖挑,因为那样显得更“玩耍”,这就是对韩国的下半场。当然,如果比分不是4比0,也许巴西人还不至于放松成这样,也是规规矩矩来上一脚。但是,这种放松心态贯穿着全队,心理上的弦始终绷不紧,到头来人家玩命你玩耍,哭的又是谁呢?毕竟世界杯碰上韩国这样的肉鸡,听任你撒开了表演玩耍的机会,也就这么一次。

1670667847.jpg

这不是“玩耍的时候尽情玩耍,该拼命的时候再动真格”,习惯了放松,真到拼命的那一步,那口气是提不上来的。

这里不得不说内马尔,任何志在夺冠的球队,都需要一名领袖,而内马尔三届世界杯,都是难以匹配领袖作用的。内马尔自己,虽然天赋超人,但平时也是极度放纵,视军纪为无物,离队泡嘉年华,球队也不敢管。偏偏法甲水平弱,连冠不费气力,他又喜欢撒开了耍,其中不乏戏弄对手成分,从而惹怒对手,招来报复,惨遭杀伤之苦。

这种情况下内马尔或真或假的倒地滚翻,已经引不起别人的同情。4年前内马尔的倒地滚翻,被做成网络动图,供人娱笑。如今VAR遍天下,假摔滚翻已毫无意义,所以相对上届,内马尔已经算是收敛了。

这样的球员是全队头牌,他给年轻球员又能带来什么榜样作用?充其量,这只是一位进球后一块跳的领舞员,根本不具备书写历史的大智大勇。

内马尔进球后,巴西人明显感觉就是搞定了,而不顾还有相当时间。回想2002,半决赛对土耳其,终场前斯科拉里换上德尼尔森,是让他盘带加强反击?不是的,是让他用他的盘带功夫,带去角旗,耗得一分是一分!结果就出现世界杯史上足以媲美马拉多纳对比利时一对六的画面:德尼尔森放弃禁区里拿球射门机会,转而奔向角旗,土耳其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德尼尔森像只受惊的兔子那样往角旗跑,身后4个穷凶极恶的土耳其人在追。

可是对克罗地亚,巴西人就是已经准备庆祝内马尔的魔法,没有一丢丢“比赛”的念头——就是在最后时刻尽量拖时间,不屑当德尼尔森。

几十年的历史证明,这种把足球当玩乐、玩耍的态度,天然与你死我活的残酷竞技不能共存。但是,巴西人似乎九死未悔,我们就是要这样玩,玩成世界杯冠军。1994、2002那种“竞技”,我们不喜欢。

巴西人什么时候才能夺冠?就是他们出不止一位,可称得上超凡入圣的历史天才,在天赋上碾压同时代人九条街。只有在1970世界杯上,才做得到这一点。1982,他们以为可以。即使到2002,集中了历史级的3R,和左右双卡,他们都还是只能以“竞技”的方式捧杯。

推荐文章
广告:
© 2023 卫星直播 All rights reserved.